※《垃圾堆中的愛戀》、《When you are old》後續,十八歲篇

 

 

 

『艾倫,要去聯誼嗎?今天來的可是超級有名女校裡的美人喔!』

「……抱歉,我要去打工,下次吧。」

『下次!下次!下次!每次我跟你說聯誼你就說你要去打工,你是多缺錢啊!』

「跟你說也沒用啦,讓,你再逼我就把你今天要去聯誼的事情跟米卡莎講了!」

『好好好,是我不對,拜託你不要跟米卡莎講,算我拜託你了。喂!下次聯誼你可要來啊!』

「……我打工時間要來不及了!掰!」

『……喂!』

 

直接按下結束通話的按鈕,艾倫揉揉兩邊的太陽穴,總覺得自己的孽友實在太過煩人:明明自己有喜歡的女性卻還是要去聯誼什麼的觀念他實在不懂,曾經有次隨口問了這個問題所得到的結果是:「說你蠢就是蠢,這樣才能表示自己很受歡迎啊!」他記得自己當時候直接冷冷回他一句:「就算再怎麼歡迎米卡莎還是沒看過你一眼不是嗎?」現在想想自己還真是無情呢。

艾倫邊回想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踏入打工的咖啡店。

拉開充滿濃郁咖啡味的店裡,帶著眼鏡穿著白色套裝的店長馬上笑臉迎人地對他打了聲招呼:

「艾倫,你可終於來了,今天化學系那邊說有研討會要我們送糕點和飲料過去,光準備飲料就不夠人手了,等等可以幫我們先送糕點過去嗎?」

艾倫看著店長雙眼上的黑眼圈,心情上雖還沒進入到工作狀態但他反射性地說了聲好後,立即將幾乎將店內堆疊滿載的糕點一一裝盒放上拖車上,向店長詢問了下化學館後趕緊送貨去了。

平安地從高中畢業後,艾倫離鄉背井到外縣市上大學,他好不容易說服收養他的阿姨叔叔,除了學費之外其他房租及生活費由他自己賺取,為此,這也是他為什麼總是拒絕從國中認識到現在孽友讓每次的聯誼要求。

艾倫所打工的地方是位在學校校區專為學校內部所經營的咖啡店,客源除了平時來他們學校參觀的遊客之外,最多的都是來自各系活動用所需糕點和飲品的金錢。但叫讓店長困擾的是,若是淡季幾乎是沒有什麼客人,但若剛好是遇到各系每年的研討會,那時真可謂是地獄的修羅場。沒錯,譬如像現在。

剛上大學的艾倫在一開始尋找打工機會時便先看到了咖啡店的打工啟示,抱著一絲機會面試並且順利進去後,他才意識到這份工作真是比他想像中的服務業還要辛苦。但是也憑靠著這份工作讓他在各大系館都認識到了許多老師和學長姐,想著對未來人脈也是有幫住的他便一路熱衷地工作下去了。

好不容易把糕點交付給研討會的工作人員的艾倫立即先打了通電話給店裡,果不其然聽到店長在向他大喊救命。

『艾倫──你送完糕點了嗎?』

「送完了正要回去店裡……」

『太好了!我這裡有我朋友過來,但是現在沒有人撥得出來時間去服務,我先應付著你趕快回來接手吧?』

「嗯,我知道了,待會的飲料也是我要去送嗎?」

『不不,那邊的研討會我剛好有想聽的內容,我送完就去見習見習你就幫我顧個店吧,嘿嘿!』

「欸?店長等等!你什麼時候回……嘖!掛掉了……」

沒幾分鐘前掛人電話的現在反被人掛電話的艾倫此刻真是徹底瞭解什麼是因果循環,他只能嘆了口氣朝著咖啡店的方向走去。

店長的名字是韓吉.佐耶,剛被錄取工作的前幾天艾倫始終看不出來店長的性別。若說是女性,舉止方面卻如男性般大辣辣無所拘束;若說是男性,在處理店內事物及思考對策都是心思縝密,因此艾倫到現在也只會喊店長而不曾喊過名諱。另外,店長韓吉也是這個學校所畢業的學生,「據說」有當過講師幾年,但他很快地就隨著自己的興趣跟校長妥協後就在校內開了咖啡店,在艾倫的觀感上就是個自由自在的人……吧?

快步回到店裡時,正好看見店長正站在角落處跟一個客人在聊天著,想著那個就是店長的朋友吧,邊朝著店長走去的同時,他越發覺得著這個客人的身影怎麼有點熟悉……

「那個、店長,抱歉我回來晚了……」

雖然對聊到正興頭上的店長不好意思,但想著店長不是說要去聽研討會嗎?艾倫還是硬著頭皮打斷了店長與客人的聊天。就在店長被艾倫的叫喊而停止談話轉過身時,艾倫本要擺起對客專用的笑容,但在見到客人面容的那一刻,整張臉瞬間失去了血色。整個人如雕像般僵直了,嘴唇止不住地顫抖,最後他喊出了那個整整三年沒有再喊過的名字。

「利威爾……先生?」

 

「艾倫?」

即便在下一個瞬間男人收起了驚訝,但在灰藍色眼眸裡仍是洩漏了些懷念的情愫。

三年,一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利威爾並沒有後悔自己在毫無預警下離開艾倫的身邊,但也沒有因為離開就捨棄自己對艾倫的感情。相反地,那份感情如同篩子般,無法靠著自己承載,只能任由從隙縫不斷流出。

當睽違三年再重新見到艾倫時,他真想佩服自己當下還能夠冷靜下來不衝上去將他緊緊抱住。反觀眼前的少年那雙一如既往的金色眼眸已經遭受重大打擊般的猛烈眨閉著,他想若是他現在起了身的話艾倫絕對會轉身逃走的。

但,當他真想這麼試驗時,一旁的韓吉適時地插進了他們兩人當中,一臉困惑地提問:

「啊啦,利威爾你認識我們家的打工的?」

雖然想反駁韓吉「什麼時候變你家的」的利威爾僅是對韓吉瞪了一眼後便重新將視線轉回到艾倫身上,看著對方似乎還是沒有平靜下來而臉上又欲言又止的樣子,他又何嘗不是?然而,他是讓這樣本應該是歡樂的重逢變成如此尷尬的罪魁禍首。

「那個……店長,你、不是要將飲料送去化學館嗎?」

看著艾倫終於出口阻斷韓吉繼續的詢問,不得不說艾倫也變得懂得在什麼樣的場合講什麼話了嘛。

「好啦好啦,我就去忙了。艾倫,就幫我顧一下店啦!」

露著過度燦爛的笑容,韓吉一臉早已心知肚明他兩人的關係似地踏著詭異的步伐沒入了後方的廚房繼續工作去了。

當聒噪礙眼的人終於消失後,想著終於可以好好跟艾倫說話的利威爾正要啟唇時,卻是少年以著機械式的口吻對他說:

「請問你需要什麼嗎?」

男人抬起頭看著根本連沒有與他對上視線的艾倫,就連詢問的態度也是像是對著陌生人似的無情。他忽然想要苦笑以對,但對方卻已經又在一次詢問他:

「『請問』你需要什麼嗎?」

特地將前兩個字加強了重音,利威爾仍是閉言不語,他不太想要一出口就讓艾倫感到困擾。即便死灰復燃的愛意已經快讓他想要這一分一秒立即奔上前去抱住男孩。

「利威爾先生如果沒有需要什麼的話,我想要去後面幫店……」

「三年不見,你長高了呢,艾倫。」

「……嗯。」

艾倫被利威爾突如其來的寒暄嚇住了,他以為對方應該至少為三年前的不告而別道個歉。但這個男人卻如此自然地出現在他面前,讓他本來平靜如水的心底徹底起了漣漪,而從他嘴裡如此輕易地說出像是久違的朋友相逢的話,才讓他更加氣憤難耐。

抿住了嘴唇,艾倫砰地一聲坐在利威爾對面。

此時,換利威爾楞然了。

「打工的時候那麼隨意可以嗎?」

「是利威爾先生開始跟我閒話家常的不是嗎?而且,平常店裡是不會有『普通』的客人的……」

「那你現在是要跟我『敘舊』?」

那種挑撥性的語調聽得讓艾倫火冒三丈,但現在這個場合下他卻不得不將早已滿溢出來的怒氣壓了下來。

「……利威爾先生,為什麼在這裡?」

他必須先瞭解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是消失到哪裡去了!

「這裡是我母校,那個混帳眼鏡是以前的同學,三年前公司搬到這附近所以我就搬過來了。」

「……欸?」

艾倫驚呆了。他滿心的自以為是地認為利威爾的離去是因為自己,但如今看來卻不是如此。自己當初為了利威爾的離去曾經思忖許多原因,最後放棄再思考這個問題。

他又再一次逃避了問題,而眼前男人的突然出現又讓他不得不去面對這個問題。

「原來不是因為我……嗎?」

沒有注意自己像說著夢話般地提出疑問的艾倫忽然停住了對談,沉默了半晌意識到剛剛說的話後,整張臉困窘地像炸了鍋似地紅成一片。

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種話?如此地自作多情的自己真是夠了。艾倫不斷對著自己責罵著。他的頭低垂著沒敢去見現在的利威爾臉上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

是嗤之以鼻的嘲笑表情?還是不以為意的神情?

對他來講在以前或許並不會如此在意著。因為自己當時將利威爾認為是這個世界除了父母親和收養他的叔叔阿姨外最喜愛的人了。

也正因為如此三年前的他才會如此無法相信長久陪伴他身邊的這個男人是用著愛情來看待他的。他覺得被背叛了,卻也同時在憤怒的同時無情地傷害了這個男人。

這些都是在利威爾離開他身邊後,他所體悟到的。

「艾倫。」

冗長的沉默後,利威爾突然喚了一聲艾倫的名字,讓少年反射性地抬起頭。

於是,十年來從未在利威爾臉上見過的溫和表情就這樣映入艾倫的眼中。

 

 

利威爾並未說謊。但也並非說實話。

選擇那個時間點除了他自覺自己是無法克制自己對艾倫的感情外,一方面就是剛好公司要搬遷到外地自己必須要去釐清自己與艾倫的關係。所以,當他得到艾倫對自己是用什麼樣的角度看待他的答案後,便離開了艾倫。

然而,他從未想過要放棄艾倫。在明查暗訪下,他曉得艾倫進到了以前自己的學校,甚至也搬到離他現在住所只一條街的地方。當然,他也早就曉得艾倫在韓吉的咖啡店打工的事情。

他曾經對艾倫說過:對一個想要的不得了的事物,除了不是竭盡手段都一定要得到,就是非常無情地放開任其自由飛翔。

他在艾倫十五歲那時的確放任飛翔了。因為他無法去強迫一個男孩去接受他還未瞭解的感情,甚至也想過若真讓男孩去接受了,卻又要在那時候馬上失去他。因此,他截斷了男孩可能將要興起或不可能有的情愫。

然而,另一方面卻也是下了個賭注。

在自己單方面觀察男孩的三年,他知道艾倫沒有交女朋友也沒有和朋友去聯誼,讀書、打工、回家、睡覺,一直以來就是如此。

自己是否還有機會將他擄獲過來?他這三年始終一直這樣想著。

他早已無所畏懼。因為他已失去過。

他早已無可失去。因為他已一無所有。

他早已無可留戀。因為他已捨去一切。

 

當他擺起若無其事的模樣對著少年說著令人招怒的言語,他早已有被這個人仇恨的覺悟了。但他看著艾倫隨著他的一言一語起舞,甚至說出以為自己是因為他拒絕了自己才離去的言語,他感到心中狂喜不止。

啊啊,他還是如此深愛著這個男孩。

一思及,他忍不住想要看那張睽違三年的臉是否還是一如既往,令人魂牽夢縈。

「艾倫。」

他喊出了名字,看著對方露出驚愕不止的表情,雙眼像是浸了蜜糖的蜂蜜色,是如此垂涎欲滴。沒有注意到自己像著了魔般的靠近,直到自己雙唇貼近了少年那柔軟的唇瓣,嚐到像醉醺的紅酒般香醇味道,他幾乎無可自拔地使吻加深,直到醉戀不捨地分開看著艾倫瞪大著眼看著他遲遲無法緩下來的愕然,利威爾終於曉得。

 

──……自己始終栽在這男孩下無法脫離了。

創作者介紹

只是個日記

雀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